一次刷牙引发的思考

我长久的处于一种对金钱安然的态度–我既不是它的奴隶,它也不是我的上帝.
 
和绝大多数小盆友差不多,很久以前,捏在手上可以买棒棒糖,咪咪虾条和冰淇淋的硬币和小额纸币,就是我对钱和购买力的所有理解. 後來,小额纸币变红色领袖像,而且不止一张,再后来,就是一张卡,刷一下,没什么感觉. 大学四年,耳濡目染的开始了解钱对于生活,对于人的意义,也开始激进(或者叛逆)的以为喜乐哀愁被钱牵着走的人,是可笑的. 我还可以搬出心理课上的幸福曲线教导大家,年收入到达一定数值后(而且这个数值大概在中下产阶级的平均年收入范围),幸福感的增长就趋平了.
 
大半年无业游民的生活,玩了前半个夏天.突然某一刻,无收入不靠谱小青年应该具备的自知之明终于为我把奢侈享乐移出了近期生活计划,当然是半自愿的.
每周买食材做饭,减少出去吃饭的次数,衣服也可以不追求品牌,看看报纸听听音乐,偶尔还可以当小白鼠,挣一点零花钱—今天早上之前,我暗暗得意自己能够安于这样简单的生活.
直到我刷牙的时候,一颗牙小痛了一下.
 
前年四月我的某一颗牙狠狠得发作过一次.在国外看牙是什么价…你懂的. 我当时去学校牙科学院做检查,.因为是给牙科在读博士当小白鼠,所以看诊价钱也是非常便宜的,当然,只是相对的非常便宜–46刀,而且只是初诊. 幸运的是我只去了一次初诊,因为博士生哥哥对我说:"你这个牙要完全治好啊…要…我看看啊…呃…将近2000刀吧." 说完他很关切的看着我,我赶紧安慰他我马上就要回国了,问题不大. 事情绝对没有我描述的那么凄惨,真实情况是我的牙在疼了两个礼拜之後顺利的不疼了. 我小的时候,在医院累积拔过八颗牙,所以在国内看牙的经历是很丰富的. 一般的牙科里永远有巨长的队伍,看一次牙需要没完没了等待,杯具之处还在于,牙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常常要三番两次的复诊. 不过那年,回国之後我去了一家私人诊所. 私人诊所就是好啊,约好了时间就不用等,医生慢慢的给你看诊,还关切的问疼不疼哩!那这是我最愉悦的治牙经历,代价是四位数的看诊费.
 
所以我重新开始审视钱这件事.在供人崇拜和让人炫耀之外,它有这么多实际的用处.
听说现在幼儿园的择校费都上万了,momo年轻的父母们.当然,我们这种从不知名幼儿园小学毕业的野小孩也顺利地考上大学了,不过要是换做了奶粉,医药和健康食品,恐怕就没那么多alternatives可以选择. 另外考虑到钱的购买力里还有宝贵的时间和自由,它看上去一点也不庸俗了.
 
无业游民的这大半年,我问自己最频繁的问题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要什么,我怕什么.
很遗憾,我还是没定论.
不过下次听见人对钱嗤之以鼻的时候,我可以悄悄的问一句,那你牙疼的时候怎么办?
这是我从云上掉到地上后,萌生出的对钱的敬畏.
 

5 thoughts on “一次刷牙引发的思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