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

翻开这礼拜的南周,有一版张悟本,一版郭敬明,还有一版苍井空,
上周在飞机上看报纸,在说剩女的择偶标准异想天开,剩得活该.
上上周新民晚报上登幼儿园的入学面试家长紧张,高考候考家长更紧张.
在美国的时候,听说相亲节目很热,回来又听说被叫停了,因为女嘉宾都太物质.
 
报纸讲神怪故事,访谈节目演琼瑶阿姨连续剧.
套用邵小毛<大龄文艺女青年>的里的一句歌词: 这是一首悲伤的歌.
 
我也不知道林清玄是不是在大陆有二房,余秋雨是不是文化商人,安妮宝贝是不是小三儿上位,杨澜是不是忽悠王.
我只是在想,一个普通人,需要多清醒的头脑,来应对一次次先甘后苦的潮流,需要多坚定的意志,来抵抗光鲜掩盖下的脏,又要多少耐心,才能等到一个谈理想不会被人笑的好时光.
今年毕业典礼,Obama演讲的引子提到一个幼儿园小盆友写给他的问题: Are  People Being Nice?
Obama用这句话引出的话题是美国的政治充满了争吵,谩骂和性丑闻,媒体制造出各种噱头来吸引公众的目光.他批判这样的运作模式,并鼓励青年人共同参与,改变现状.
 
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个"小盆友的问题"是不是杜撰,
我只是觉得,这个问题太好了.
Are People Being Nice? 
 
 
 

5 thoughts on “牢骚

  1. “一个普通人,需要多清醒的头脑,来应对一次次先甘后苦的潮流,需要多坚定的意志,来抵抗光鲜掩盖下的脏,又要多少耐心,才能等到一个谈理想不会被人笑的好时光.”写得真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