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光

感谢电影导演,现在越来越多的作品里出现了各种心理病人。
根据教科书和DVM-IV-TR量表上的描述,<Adam>,<Mary & Max>里出现的都是非常典型的Asperger Symdrome Disorder患者。
小Asper是新兴分离出来的一个独立病症,本来归在Autism里。
Autism应该怎么翻译,国内叫自闭症,我总觉得不够确切。
 
Autism最显著的特征,是无法理解别人的想法,不能够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问题。这并不是社交能力低下,自私,或者是以自我为中心。这是社会能力的缺失,缺失和低下有本质的区别。在大脑扫描图上,Autism患者对人的表情,没有大脑缺乏生理反映,这就好像我们在对他们说火星语,他们不能够理解,同意愿无关。小Asper们是Autism里比较特殊的一群人。他们对某样东西有超乎常人的执著的热情。这种沉迷的程度是非一般意义上的,基本上他们喜欢的东西是他们世界的全部。而往往他们在这件事情上又具有超乎寻常的天赋。
 
今天上课视频里介绍了两个人,一个叫Temple Grandin,Autism患者.她通过努力,掌握了与他人交流的技能,并能够把自己的感受写下来.在Autism患者中,能够做到这样的极少.Temple Grandin独特之处还在于,她能够明白动物所想.我看过她写的<Translation of Animals>里的第一部分—农场里常常有莫名烦燥的牛群,或者是怎么也不肯进圈的猪,Temple总是能够发现让这些动物不安的原因–有时候是一块反光板,有时候是进圈的桥上不平整,容易把动物的蹄刮破. 她拿到动物科学博士学位后,现在在大学教书讲课,全美50%的养殖场动物走的过道都采用的是她的设计.不过她最有趣的设计是"拥抱机"–因为Autism患者也是极度需要被拥抱的,但是他们又不愿意被别人拥抱,所以这个hug machine可以让他们觉得安全,能够有效舒缓不安.
 
另一个我不晓得她的名字,Asperger患者,她的才能是画画,而且她执着的喜欢画建筑物的顶部,因为她说,她喜欢天空和屋顶在一起的感觉. 作品被展出的时候,她站上台,接受大家的提问. 在对话中,她的社交缺陷非常明显,说话很慢,几乎没有目光交流.但是这姑娘特别可爱. 人家问她,你平时去博物馆么?她说去.人家问,那你看别人的画么? 最喜欢谁的? 她答—我自己的.台下笑. 然后人家又问,博物馆里你最关心的是什么? 她说–"保安系统". 台下又乐了.(这个笑点你看懂了吗?)
 
每次上课,都有机会看各种各样的视频,看不同的人–没有好坏也不分美丑,这只是不同的生命形态而已.很多的心理疾病,之所以称为疾病,是因为他们影响了所谓正常的人的生活,而我从不觉得"精神病"有任何值得羞愧的道理,包括同性恋问题,为什么同性的爱就不能是纯洁高尚的爱? 相反的,要他们在我们的规则里生活是很辛苦的,他们自己,以及身边爱着他们的人,都是很辛苦的. 生命是带着脚链跳舞,他们的链子更重些.Max也说过,他的那条人生路上,垃圾更多更坎坷. 因而我更要向这些舞者致敬,他们身上散发着旺盛的生命力,像是沙漠里的植物,坚韧顽强. 与之相对的,拘泥在小情怀里不能自拔的正常人,不妨把眼界打开.大千世界这么多不同的人,这么多种痛苦,舞者依然尽心尽力,不知疲倦.他们身上的生命之光里,我能看到天使的翅膀.
 
Live High, Live Mighty,Live Righteously.
 
 
 
 
 
 

3 thoughts on “生命之光

  1. Molly, 这么说起来,等我回国要好好和你聊一聊呢。哈哈哈。你的观点和佛洛伊德学派的观点很像,不过他们的学派已经有些过时拉。现在的学派都是以科学研究作为依据,结论是生物,基因上的影响很大,在有些方面,甚至是影响最大的因素。

  2. 觉得在某处有缺失的人在别处肯定有很大的作为,觉得老天还是公平的。另外这个世界总是有各种人,各种完美,各种痛苦,所以世界才如此丰富多彩吧~~

迷迭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