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食色记忆之夏

昨晚写完春,刚发布完毕就发现遗漏了许多,春夏交际是最热闹的时节,顺着上一篇的蚕豆,继续往下写。

六月份天气渐热,枇杷也由青转黄,挂在枝头上。我们家里人认为食物都有其自己的性格和功用,枇杷清凉化痰,从赏心的角度深得长辈们喜爱,我更贪婪它酸甜可口,鲜嫩多汁。关于枇杷的品种,也是很有讲究。超市贩卖的的金黄色大个儿枇杷,食而无味,是下等货色;一般市面上买的黄色枇杷算中等; 我的家乡有一种“白沙”枇杷,个小,颜色较白,表皮上有细细的绒毛,卖相并不讨喜,可是只要吃过一颗,天下枇杷,颜色尽失。“白沙”枇杷汁水丰厚,酸甜馥郁,不管吃起来多么麻烦,都放不下手。枇杷树不高,用个矮梯就能上树采摘。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不容易。城市里的人,一上梯子就发晕,完全不能保持平衡。瓜果的采摘都必须小心翼翼,不能伤树,也不能把未成熟的果实破坏。但是一边采摘一边享用所能带来的快乐也是言语不能穷尽的。

如果用一种食物来代表夏天,大多数人都会想到西瓜。我记得小时候,西瓜只在夏天有。周边的农人骑车载着西瓜进城,我爹爹一买就是一百斤,他们大大小小的在客厅的墙壁边上东倒西歪。西瓜对半切开之后,用调羹在中间一转,就挖下最甜美的中心地带。一口装不下,吃的满身都是汁水。夏天的蔬菜一大主题就是降火,不知为何,降火的东西总是好苦--百合,苦瓜,莲心…都是令我愁眉不展的东西。但是百合,那种长的象莲花一样,一瓣叠着一瓣分的植物,和绿豆冰糖一起熬成甜汤,立刻可爱了起来。新鲜莲子也是可以当水果吃的,荷花谢了匆匆,莲蓬头立在湖中。掰开莲蓬头,里面藏着粒粒饱满的莲子。剥去外面的绿衣,里面小小白白一颗,莲心微苦,莲子肉却是有点甜的。

还有几样鲜果也很稀奇,比如嘉兴的无角菱。表皮翠色的嫩角,外壳柔软,用手直接拨开,当水果吃。我上小学时候的乡土教材里,尽是浙江各县各乡的特色美食,我记得上面写说:“嘉兴南湖里的无角菱,移植到其他地方都会重新长角”,不知真假。老菱角是长角的紫色菱角,淀粉含量高,煮熟了之后香软糯甜。江南人养蚕,蚕食桑叶,而桑树上生桑椹,也是夏初的时候偶尔吃得到的新鲜玩意儿。桑椹吃完嘴上都是黑红色的痕迹。我十分的怀疑,这就是美国人的blackberry;颜色,形态都相似,但美国人难道也种桑树么?

最热的七月,就该是孙猴子上树掰桃子的时候了。鲜桃上都是细毛,加上天气闷热,蚊虫叮咬,在桃山上全身都奇痒难当。但是再痒也绝对不能抓,抓到哪里就红到哪里,只能等下山用水洗。鲜桃有特殊的鲜美。采下来剥开最顶头的皮,第一口咬下的如果不甜,整个桃子都不会好吃。我们家乡的桃子比不上真正的水蜜桃好吃。无锡水蜜桃个大皮薄,白里透红,一个个像唐朝的胖美女,懒坐在盒子里。“桃饱人,梨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是我从小听到大的谚语。因此,桃子吃到饱都没有关系,李子却从来没有在家里出现过。而梨,是夏末时候出场的。因为性寒,所以不能多吃。家里人吃梨还有特别的讲究,否则坚决不能分梨(分离)。喵妈妈接连给我送过两年自家院子里的梨,嘱咐我没打过农药,吃的时候当心虫。我被吓得不轻,把梨切成很小很小块,吃的时候倒也很有滋味。虫比人聪明,和虫子抢的果子,一定是甜果子,要好吃,就不能怕。

江南的夏天潮湿闷热,是很难度过的,天气热的倒了胃口,就是各种有趣的食物得宠的时候。炒螺蛳,小龙虾,有滋有味,是夏天最好的陪伴。螺蛳要放在冷水里静养一天,上面滴两滴食用油,就能让它们把泥沙吐尽。小贩把小龙虾去头去尾,清出肚肠,再附送一把细葱。螺蛳和龙虾都用酱油豆豉辣椒葱姜翻炒--下里巴人只要听得食材下锅的吱吱声,就开始口水横流。更高雅一点的是蛏子。夏天退潮后的滩涂上有一个一个的小洞,捉蛏子人拿一个细长的铁扦,向洞里刺探,不一会儿就带上一只。蛏子养到泥沙吐尽之后爆炒,异常肥美。

随着夏天的结束,我开始翘首期盼西风的到来,因为西风起,八只脚的家伙们,就要准备上市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