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light

下午Ann邀请我去她家的open house.她在Ann Arbor的家是一个小house里面一层,house里一共住了三户.
我到的时候,窗外飘雪.窗内立着一颗小圣诞树.客厅中间的小桌子上摆了一大盘HAM,一些芦笋.三位女士做在桌边喝咖啡聊天.有一个男生做在壁炉边上,转身看见我,笑得很好看.他是Ann的儿子,取了我的大衣放进内间.Ann依旧在厨房里忙,我卸下围巾的坐定下来.壁炉一直烧着,那味道同乡下的炉火灶台一样.小时候最喜欢躲在厨房后面烧火,贪恋既有趣又温暖的时刻.男孩子回来了,他做在更靠近火炉的地方,拨弄里面的木炭,有时转头,一笑倾城.若不是头一次到访,真想坐在小厅里,不说话,安安静静的发一会儿呆,或者看看书.只不过这一刻,不免还是局促和生疏.聊天我也插不上话,凳子又比人少,坐了一会儿,我就让出位子,走到炉边坐下,直到脸被烘的烫了.
後來与男孩子聊天,他还不满十七岁,主修音乐,在爵士乐队里吹萨克斯.我们从音乐聊到天气又聊到工科,我觉得无趣透了的工科课程,他却觉得太酷了.对于他来说,工科像是另一端的世界,他的对于我的也一样.他是个害羞的好脾气的男孩子,很难把这样一个人同电影里的美国青少年联系在一起.後來说起我不会开车,他认真的说,开车多练习就好了,我就开了一年,而且在Huston的城市里开,比这里难开多了,但是我也开的很熟练了,所以你要多练习呀.
聊着天,外面慢慢暗了,壁炉里面没了明火,只剩下木炭红色的光,一呼一吸.最后一口咖啡喝完,屋里已经点上了蜡烛,我得告辞了.这样一个下午,像BBC电影里,像AUSTIN笔下的家一样,是这个冬日里最适宜的两个小时.
Firelight里,苏菲玛索说,炉火是有魔力的.是的,全身暖暖的感觉,就是幸福.
 
P.S. 今天的雪很美,之後与毕业生的晚餐也很愉快.
感谢生命中遇见的也许会相见也许不会相见的那些人.
又及:现在空间里的音乐,是Christopher Gunning为<firelight>做的原声.
 

2 thoughts on “Fireligh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