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Arbor 下了大雪,同去年相比,今年特别迟了。所以又换了冬天的主题,与窗外的颜色一样。
这学期一直很紧张,像文科生一样读读写写。尽管体力上累,心里却少了负担,回头想想,倒觉得又辛苦又快乐。
欠了许多书未看完,一本一本从图书馆往家抱,然后就丢在桌子,沙发,书架上。像是还没被宠幸就被打入后宫的冤妇,它们大概恨我的很。
于是开了书单,冬假里好好陪上它们一回。
UM的图书馆比想象的还要好太多。我想,若是不用上课,或者是不用上这么多课,不用这么在意成绩,只是单单纯纯的看一年书,对人生的裨益恐怕不输一年学堂。现在的流程,一般是去豆瓣上闲逛,加上平时杂七杂八的报刊博客,还有朋友老师的指点,记了名字,再去看看评分(唉…这习惯并不好,不能过分依赖评分了),但是喜欢的书忍着不看书评,等把书看完了,再回去看评论。这过程有点像相亲,媒婆介绍了大致情况,初试过了,再安排个见面。接下来就去学校的网上图书系统,基本上没有找不到的英文书,而中文书,上品基本都有。下品,自然也不会再飘洋过海藏在这里了。最妙的是,我都不用自己去找,凡是在学校网络范围内的图书馆藏书,在网上发个请求,选一个取书的图书馆,一般几天之后系统就会发邮件给你–书到了,可以来取。通常收到这样的邮件,我都会特别的高兴,好象去见新娘子一样。即时找不到,图书馆也会发一封信给你,告诉你这本书暂时不见了,一旦发现,立即通知你。哈哈哈。
 
在异国读中文,是很福气的事情。一来这些书,长久都没有人借,纸虽然旧了,但都极干净。二来因为种种原因在国内不能看到的香港,台湾,和早期大陆的作品,在没有是非,也不会有人关心的图书馆的一角,安宁的立在架上。我有时轻轻拂摩,猜想它们大概也觉得寂寞,像《夜奔》里走在纽约寒风里的少东一样。大家都说想走,离开这个寒冷的密西根,我有时也想换个环境,但是想想这些书,又不太情愿了。在这里的时间,还是多看一些吧,毕竟密大,总是不会久留,而生活里还允许我看看闲书的念头,也不用脚指头帮忙数数了。
 
昨天和汤包聊天,他说去年看了150本,家里的藏书已经6000多,还说想要买中文的书。我问他看不懂为什么要买,他说拥有一本是很快乐的。但是我更喜欢图书馆里的书,又偏爱干净的旧书胜过新发行的版本。旧书本来就是故事,书后印了各种归还的日期,捧在手中好像与前人与冥冥中有了联系。在我看来,拥有并不是那么重要的事。去年本想集齐50个州的硬币,弄得书包里到处都是铃铛作响,买东西的时候总是要把25美分的硬币翻过来看看,生怕错过了什么。 虽然也挺有趣,但终于没有坚持下去。体会过程的快乐就好了,不必过分追究数量上的满足。毕竟,就算集齐了,大半也是丢在某个角落,不会再去关照它们。
 
听说最近电驴要关了,这么一来,电影和音乐的来源要大幅消减,只有看看书了。
期待我未来这几周的书评吧。
冬日祝好。

3 thoughts on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