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改变的,我们应该怎么办。

在今天的课上,老师给我们看了一段HBO的影像资料。
Little Rock Central High School是美国Arkansas州的一所高中。 52年前的九月23日早晨,这所高中门外聚集了上千名欧洲裔美国公民抗议示威,他们情绪愤怒激烈,而让他们如此生气的原因,是因为这一天,有九名黑人学生要进入Little Rock Central读书了。
 
50年前的美国,黑人和白人有明确的身份差异,这具体体现在社会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黑人只能坐在公车的规定区域,只要有白人站着,黑人就不可以有座位,黑人与白人的小孩永远不属于同一个学校,等等。事实上,1954年的美国最高法院就已经废止了关于黑人白人分属不同学校的规定(segregation),并鼓励黑人白人在社会中的相互融合(integration)。然而在1957年的那天早上,9名黑人学生是在持枪士兵的重重掩护下,才得以安全进入他们的高中。影像记录里,州参议员激烈的辩论,高中外的白人说:“这是不对的,让他们回去自己的地方!”而那天这一切混乱与惊吓中走进高中大门的当事人,在50年后,依然能够清晰记得当时的情景。她说,她不管谁反对,也不管身边都是士兵,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进校读书。
 
影片并没有在这里结束。接下来,是50年之后的今天,2007年的Little Rock Central 是什么样子的呢?
拍摄当天是黑人白人学生“同好日”,校长在广播里鼓励同学们在那一天,认识一些“新朋友”。午饭时间到了,饭厅里依旧都是黑人学生,室外草地上聚集着白人同学,上课时,提高课程里零星坐着3个黑人女生,补习班里一个白人学生都没有,放学时大部分黑人学生乘坐校车,而白人学生开车回家或者坐朋友的车回家。在社会课上一个白人学生说,这一切并不都是白人的错,而黑人同学说,我们做任何事,任何事,都要努力争取,不然就没有黑人医生,黑人教授,这一切在白人身上却发生的顺其自然。在儿童发展课上,老师问同学身边有没有进监狱的朋友,所有黑人学生举手,没有白人学生举手,老师又问有没有被谋杀的朋友,结果又是所有黑人学生举手,他们说,贩毒,咳药,抢劫,斗殴,于是在去年,前个夏天,甚至几个礼拜前,被枪杀了。
 
讨论课上,助教让我们讨论,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能够改变什么。有同学说,在过一点时间,会一点点变好。助教问,你觉得会怎么改变?我们已经经过了50年,但是现在…
一开始我并不了解助教为什么会问班上的同学,公立学校是不是想VIDEO里一样,后来我才明白,原来绝大多数家庭条件好,成绩好的白人学生,上的都是私立的高中,我们班上甚至没有人是公立高中毕业的,50年前的segregation,在50年后,只是变得更隐形了而已。
 
怎么办?在各种社会学课上,总是会有这样的讨论。弱势群体,国际学生,移民,种族歧视,白人优先权,等等。讨论来讨论去,总是不可能讨论出结果。在课上,白人学生也会说,要理解,要包容,要改变,但是出了教室,他们还是一样冷漠的逃避了不属于他们世界的外来人。 社会总是有等级,盖茨都说,世界上最难解决的问题是 “公平”。如果人人平等,社会就缺少激励。贫富差距总是造成不利的最重要原因,而消除这种差距与获得绝对的自由并无二致。
 
在美国的一年多,我重新认识了自己,应该说,是重新认识了自己的身份。
曾经习惯了的属于自己家庭的社会地位,教育水平等等带来的优越感,在白人学生敬而远之的目光之中,在时时刻刻能够感受到的孤独里变得遥远而宝贵。这个时候,我才能知道,我有多幸运。
 
人性是可怕的,历史里不乏例证,换作现在,许多东西很难想通,为什么人可以邪恶至此,但其实大恶也只是积小成多的结果而已。毕竟凌弱怕强,攀比嫉妒,优越感,排外情绪,这些细碎的弱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所谓改变,大概只能算是改良,而且历史还总是会轮回的,逃不过。对于不能改变的,不能根治的这一切,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的答案是:幸好人们总是没有放弃向着光亮,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
 
 

7 thoughts on “不能改变的,我们应该怎么办。

  1. 好喜欢这篇~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怎么办,这个世界会好么?最后的结论,就算苍白,也总是能让人稍感慰藉:至少这个社会是在变好的,至少人们是在努力着让一切变好的。

  2. 美国的Constitution是很苍白~种族歧视是很难以解决的,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从现实角度而言。Man is a rope, tied between beast and overman–a rope over an abyss…What is great in man is that he is a bridge and not an end: what can be loved in man is that he is an overture and a going under…

  3. 排外,觉得不安全,就会这样吧。如果白人也有很多贩毒,咳药,抢劫,斗殴然后被枪杀,就可能不会有这种事了。但这个情况和黑人被排斥确实是一个恶性循环。

  4. 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了Civil Rights的另一个重要方面:性倾向。仅仅三十年前同性恋还是被主流社会作为污流排斥的,但现在连PeaceCorps都在宣传手册上注明不以性倾向作为取舍标准,而PeaceCorps是美国用来向全世界展示美国人形象的窗口。历史还是进步的电影Milk里有个镜头让我印象深刻:同性恋社区里所有人都随身带哨子以便受到攻击时互相援助,但还是有人被袭击被杀害,而案发现场的那个镜头是通过哨子的侧面反射出来的。这个小小的口哨能阻挡什么?同性恋者脆弱的自我保护又能阻挡什么?在这个镜头的结束Milk捡起了那个哨子并决心通过政治运动将同性恋合法化。我想说的是人类的价值理性是宝贵的,人类为平等自由做出的努力和牺牲是值得尊敬的。这个世界永远不可能完美,但只要有希望的火光,它就不会陷入无边的黑暗

浩舟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