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头,闻见一阵芬芳.

今天又奔市里去了.徐家汇,人民广场,一堆零零碎碎的事情要做.
上海是一个不断变化的城市,短短四个月,港汇地下一层的KFC和佐丹奴正在易主,来福士的甜品冰淇淋烘培坊又添了许多家,衡山路上的代官山关门大吉,而南京路上的东方商厦已经不卖乐器了.
 
南京路地铁出口的楼梯上,有阿婆在卖白兰花.新鲜的两朵扎在一起下托一片绿叶卖两块钱,不太新鲜的两朵是一元五角.
穿着白色波西米亚风格衣服的姑娘请阿婆把花别在她包上,阿婆不肯,说可惜了. 这花,需要放在胸前,闻它的香气,对身体有好处. 姑娘点头,于是阿婆就把花别在她衣领下. 她转身的走的时候,果然一阵清香. 阿婆也为我别了一朵,对我说,回家放在冰箱里,可以保持两天的新鲜.
川流交汇的人民广场站,擦肩而过无数,无意间低头,突然闻见白兰花的香气,就想起<後來>里的那句歌词.
 
栀子花,白兰花,初夏的香气,在晚风里甜蜜酝酿,
多么希望,我是不会长大的小姑娘.

5 thoughts on “我低头,闻见一阵芬芳.

  1. 鱼尾: 所谓的波西米亚就是那肥肥的,长长的,花样很繁复的,或者有许多小镂空的衣服…罢…大狼: 对啊,觉得上海一直在变,而AA几乎没有怎么变过.Will: 也许你也会发现一些美好的东西~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