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我又忍不住看电影了,只想看这部《霸王别姬》。
高中的时候看过,记得好看,但是除了记得好看,什么也记不得了。又看一次,竟然全新的一般。
 
小豆子,程蝶衣。我喜欢那个小演员,眼睛里就透漏着一股子清澈的灵气,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值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错落有致,余音婉转。恍惚间我也难辨这究竟是个小子还是个姑娘。每每看着他眼里失了光亮,就是两行清泪落下,不再说话。
他是戏子,不疯魔不成活,大概只有他逃跑偷看戏那次落的泪,不为妥协。
都说段小楼是假霸王,我倒是不觉得。蝶衣说, 你这个霸王都给人下跪了,我这个虞姬还唱什么。
假霸王真虞姬,然而舞台上那出太美,太痴,太纯粹,生活的戏,谁是真霸王,谁能老是真霸王,于是程蝶衣不会唱,他没有他的楚霸王。
 
要说情意,小楼从小就是有的,为他受的罚,为他挨的打,他的生命里,也从来不曾把蝶衣放在第二的位置过。
但是乱世,理想主义者要怎么活,霸王不低头,难道真得要乌骓虞姬陪着殉葬?
北平沦陷,日军入侵,国民党统治,共产党解放北京,经历了这么多,戏台下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霸王会低头了,霸王曾经也是真霸王的。
文革那段就更不消说,一句吐不出来的揭发,一句反反复复,疯疯癫癫的不爱,都已经不是心里的话了。
虞姬是比霸王更坚韧,但是没有了霸王,虞姬何以成活。
 
那个窑子里走出来的女人,倒是颇有一点乱世佳人的味道。蝶衣老觉得,小楼就是败在了这个女人手上,其实这就好像现实同理想的抉择,小楼只想做个平凡人。乱世的因,乱世的果,无所谓谁人的过错。这女子够情够义,临了还是让蝶衣刮目相看了。乱世里,好像总是女人,更让人钦佩,因为被人们认为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们,也只能选择让步妥协。
 
张国荣的演技是无可挑剔,或许他也是真虞姬,这是天生的秉性,演是演不到这个地步的。
张丰毅也演得好,他是我见过华人电影里,最有男人味的。
陈凯歌当年的功力远远胜过了现在,仿佛他的人生是倒叙,在退步。
 
小时候看不懂,也不爱听,〈牡丹亭〉--游园惊梦
好多事,日子久了,才能品出味道。

3 thoughts on “霸王别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