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终于又让我换上迷迭冬季版了–因为安娜堡今天下雪袅~~~
而且我总算可以把space的音乐调成这一首 December by Norah Jones, 盼这一刻盼了十个月了!
12/1是大部分一线学校的申请截至日期,这几天陆陆续续的按了几个”提交”键,为这大半年的功夫和时间,画了一个破折号,等待各种离奇的结果.
然后涅,我的Post-deadline disorder又开始发作了, 今天总计看了3部电影,接下来一周准备把欠的书债通通偿完.
推荐<怦然心动>(Flipped), 一部比<山楂树>纯多了的爱情片,从头到尾,不要说Kiss,连touch on hand都发生在最最最后的一个片段. 当然男女主人公小时候掐架的不算.
豆瓣上有一篇影评写得深得我心, 摘录如下: “我很羡慕美国文化里的这种女主角:有冒险精神,浪漫精神,敢于与众不同,智慧有担当,有实现梦想的脚踏实地的能力,生机勃勃,有爱,也会爱,有健康的体魄和灵魂。我们通俗文化里的女主角,大多还是傻而天真,迷糊,乐观,感情丰富这一型,等男主角来怜爱。” 韩剧和台湾偶像剧里的女一号一般很傻很天真,女二号很美很奸诈,男一号很拽很装X,男二号很帅很温柔. 故事的结局往往是聪明斗不过白目,性感斗不过可爱,温柔斗不过霸道,死心塌地斗不过见异思迁. 一场无稽的白日梦. 当然傲慢与偏见,简爱,包括怦然心动也只是虚构的爱情故事,我却更喜欢这些有独立意识,有尊严,有能力,渴望爱但没有被爱情占据全部身心的女主人公. 她们比温室的玫瑰具有更旺盛的生命力以及不能把自己输掉的志气. 与其等着天上掉下幸福的馅饼,还是自己做馅饼更实在一些.
昨天我又完整的,从头到尾的看了一次<天使艾米莉>,已经记不清楚是第几次遍. 直到昨天,我才发现艾米莉在我的成长里留下的印迹,远远超过了我的想像. 我已记不清,那些游离的宛若梦境的时刻,和我所笃信的事情,究竟是因为我原本就相信着的奇迹,还是因为艾米丽在我身上创造了惊喜.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再也不能被这个规则的世界束缚的一部分. 就像没有人会拒绝意料之外的好事情一样,没有人会拒绝艾米莉.
前段时间,乐乐提起了<简爱>里的这段话: “你以为,因为我贫穷、低微、相貌平平、矮小,我就没有灵魂,也没有心吗?——你想错了!我的灵魂跟你一样,我的心也跟你的完全一样。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难以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以离开你一样。上帝没有那么做,但我们的精神是平等的,就像我们的灵魂穿过坟墓,站在上帝面前,彼此平等——本来就是如此。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但那又怎样呢? 有多少人是在看着你的灵魂呢? 上帝给你了一些,不给你另一些. 有些人看上去就是比另一些人更容易被爱,哪怕他们骄纵,自私,无理取闹. 毋须要求这个世界公平的对待每一个人,因为我们同样向往着美,富足,和健康,而且我们不能决定自己的父母,基因和家庭. 动物和人类的世界都服从强者,我们需要的是由内而外的变得更加坚韧,直到你闪光的灵魂,被公正的对待. 而艾米莉呢,她是个精灵,没有人能捕捉她的鬼点子,她在她的世界里异想天开.
在清醒之前,我要再做一年艾米莉.

梦里人手记

前几天我问老潘去讨了几本中文书看,其中一本就是三毛的<稻草人手记> 花小妞,小女巫和我,都曾经幻想化身<倾城>和<撒哈拉沙漠的故事>里的三毛,拎着行囊,告别爹娘,奔赴世界上某个神秘的地方,过人不知鬼不觉的生活. 出乎意料, 这本书里的三毛,是一个嫁为人妇的ECKO. ECKO为讨好婆婆包办了所有的家务活, ECKO被婆家人的突袭折腾的精疲力竭,ECKO的老公与买菜做饭洗衣之间的关系决裂的非常彻底,而ECKO边抱怨边坚持了下来. 这个特立独行到骨灰级别的女人也会说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的话来(而且还讲了一个朋友的故事做佐证),就好像”绝望的主妇”一样. 看完那本书之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不知是喜是悲. 原来三毛也只是个平凡生活着的女人,三毛也要吃饭睡觉做荷西的柴米油盐的老婆,就像龙应台也做饭洗衣,当两个儿子的罗哩罗嗦的娘.

之後我看了11度青春系列短片,此类探讨底层逐梦人的写实作品,让我更加直观的了解社会境况. 那些在建筑工地上流汗,在小卖部卖棒冰,在按摩店里当小工的青年人,很可能是也有梦的. 每一个年轻人,都会在生命的这个时刻,对之後漫漫的道路怀着美好的一厢情愿的希冀,尽管美丽的泡泡很容易碎, 一些比另一些更容易碎. 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 所以在面对高风险的事物时,不是不想选,而是输不起.

然后我又看了<3 idiots>. 印度人和的教育体制看上去和中国差不多,人多资源少,社会分化严重,所以也是高压教育政则,读书好等于好工作,等于大房子,等于漂亮老婆. 这个关于理想主义者的童话故事拍得很好看,实质上相当不切实际. 如果家里有病父老母和因为没嫁妆而嫁不出去的阿姊,如果没有超高的智商没有不上课就考满分的本事,你敢和校长公然对抗么?你敢不认真接受教授的填鸭么? 大部分人就是普通人,学知识不是因为满足好奇心,是为了找工作,找工作也不是为了完成梦想,而是为了养家糊口,甚至养家糊口也不是为了获得幸福,而是因为社会不认可没有家可养或者养不活家小的人. 势力和冷漠为人不耻,但某种程度上说,人类社会的道德违背了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所以竞争是天性,善良是美德,而生存才是根本.

当了太久好学生,鲜花掌声太容易,评判标准太单一,走出校门才发现,,自己比想像中平凡, 不得不受现实的各种羁绊所累. 任何一个特立独行的选择,都要承受加倍的压力,独木桥难走,特别当阳关道也是备选之一. 因此,我格外钟情于具有异于常人的坚持和乐观的人,也格外珍惜在残酷竞争中依然保留着善意和同情心的人. 也许我的勇气和毅力终究不足以支撑我走过独木桥,但每一个坚持在桥上尽跑尽跑的人,都我令我肃然起敬,.

 
 
 

玛丽莲梦兔

生日一过,兔小姐即将迎来自己的第二个本命年,听说本命年还是比较关键滴. 正好明年全无计划,前途一无所知,我是一只装着好奇心的玛丽莲梦兔.
 
去年过生日还历历在目,在MOMO Tea的生日愿望也还记得. 真神奇啊,上大学的这四年,每年过生日的时候我都在想,今年太玄奇了,明年会不会就没这么好玩了—答案是–不会,明年更好玩,不信你去看. 于是我就这么蹦达到了2010年.
 
今年又出现了对我的人生有特殊意义的人,而且不止一位. 这让我更加相信人是有气场的,这种微弱却明确的指令,让彼此只要撞见,就不会在某种意义上真正的分离.
而我也渐渐走出了焦虑,internally grow stronger. 今后作选择的时候,更多的要听从hopes而不是屈服于fears. 因为生命充满了各种可能性啊–仅仅过去的这一年中,就有两位我认识的四五十岁的老师重新结婚/恋爱了. 看着他们满面春光的样子,我发现以前太多的负重都是多余,人生神马的,最说不定了,就放开所有的选项,looking for whatever I can get.
 
而关于找真理这件事涅…小女巫对我说,她跑到印度的时候,问一个行万里路的法国人,在旅行中有木有找到人生的真谛啊? 人家说: 木有哇…越走越不知道哇…
于是我们又想明白了一点,没有公理,没有金科玉律. 就算我们很努力的从前人的脚印里试图看清些风景,倒头来一样看不懂自己.
我昨天看到一篇文章,提到《艋舺》里说,“风往哪边吹,草就往哪边倒。年轻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是风,等到遍体鳞伤以后,才知道,原来我们都是草。”
人生就是这么一件事,却不能妨碍我们享受命运的摇摆. 
不必担心的太多,爱若无私便无坚不摧,而真正的自由属于内心勇敢的人.
阳光之下,并无新事.
 

一次刷牙引发的思考

我长久的处于一种对金钱安然的态度–我既不是它的奴隶,它也不是我的上帝.
 
和绝大多数小盆友差不多,很久以前,捏在手上可以买棒棒糖,咪咪虾条和冰淇淋的硬币和小额纸币,就是我对钱和购买力的所有理解. 後來,小额纸币变红色领袖像,而且不止一张,再后来,就是一张卡,刷一下,没什么感觉. 大学四年,耳濡目染的开始了解钱对于生活,对于人的意义,也开始激进(或者叛逆)的以为喜乐哀愁被钱牵着走的人,是可笑的. 我还可以搬出心理课上的幸福曲线教导大家,年收入到达一定数值后(而且这个数值大概在中下产阶级的平均年收入范围),幸福感的增长就趋平了.
 
大半年无业游民的生活,玩了前半个夏天.突然某一刻,无收入不靠谱小青年应该具备的自知之明终于为我把奢侈享乐移出了近期生活计划,当然是半自愿的.
每周买食材做饭,减少出去吃饭的次数,衣服也可以不追求品牌,看看报纸听听音乐,偶尔还可以当小白鼠,挣一点零花钱—今天早上之前,我暗暗得意自己能够安于这样简单的生活.
直到我刷牙的时候,一颗牙小痛了一下.
 
前年四月我的某一颗牙狠狠得发作过一次.在国外看牙是什么价…你懂的. 我当时去学校牙科学院做检查,.因为是给牙科在读博士当小白鼠,所以看诊价钱也是非常便宜的,当然,只是相对的非常便宜–46刀,而且只是初诊. 幸运的是我只去了一次初诊,因为博士生哥哥对我说:"你这个牙要完全治好啊…要…我看看啊…呃…将近2000刀吧." 说完他很关切的看着我,我赶紧安慰他我马上就要回国了,问题不大. 事情绝对没有我描述的那么凄惨,真实情况是我的牙在疼了两个礼拜之後顺利的不疼了. 我小的时候,在医院累积拔过八颗牙,所以在国内看牙的经历是很丰富的. 一般的牙科里永远有巨长的队伍,看一次牙需要没完没了等待,杯具之处还在于,牙不是一次就能解决的,常常要三番两次的复诊. 不过那年,回国之後我去了一家私人诊所. 私人诊所就是好啊,约好了时间就不用等,医生慢慢的给你看诊,还关切的问疼不疼哩!那这是我最愉悦的治牙经历,代价是四位数的看诊费.
 
所以我重新开始审视钱这件事.在供人崇拜和让人炫耀之外,它有这么多实际的用处.
听说现在幼儿园的择校费都上万了,momo年轻的父母们.当然,我们这种从不知名幼儿园小学毕业的野小孩也顺利地考上大学了,不过要是换做了奶粉,医药和健康食品,恐怕就没那么多alternatives可以选择. 另外考虑到钱的购买力里还有宝贵的时间和自由,它看上去一点也不庸俗了.
 
无业游民的这大半年,我问自己最频繁的问题是,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要什么,我怕什么.
很遗憾,我还是没定论.
不过下次听见人对钱嗤之以鼻的时候,我可以悄悄的问一句,那你牙疼的时候怎么办?
这是我从云上掉到地上后,萌生出的对钱的敬畏.
 

边走边唱

 今晚月”亮”,照着柳树屯里的小池塘. 蜷坐在木质的露台上,小风吹吹,月色包围.
这是我最喜欢北美的地方–她总是有足够的安静,和用也用不完的,风吹过树叶,蝉鸣,和滴滴答答的落雨的声音.
 
足不出户的日子,我坐在厅里背书.桌子就在窗边.
白天把窗门拉开,外面的世界像是一副静物画,配上一些背景音.
有时我也喜欢放点小曲儿,比方说最近我爱上了张震岳.
 
阿岳他的歌从头到尾都是爱情歌,但歌词已经从苦求不得的小男森的抱怨逐渐演变成半熟蜀黍对一次相遇,一个女生,一段感情的欣赏.
不够成熟,不够大气和不够自信,会容易把人和人的关系处理的唐突. 总要通过一点坎坷,一段时间,和一些导师修炼起强健的内质,学习试着慢下来,放松一点的享受人生的各种不期而遇.
一段长久关系的维系如果建立在违背自我的基础上,会太辛苦,还是简单一点好.
自然而然的相契,不计代价的信任,以及用时间证明的忠诚,是我最喜欢的友谊和爱情.
 
搭车推荐<OK>这张专辑的每一首歌.
拥有发亮的眼睛,隐形的羽翼,赤子之心的女孩,永远是讨人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