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密友

今年的室友都不是中国人,第一个遇到的是黑人姑娘Jojo。不知为何,和她一见如故。开学第一周我要为校友会新生欢迎会做主持,跑去她的房间问她”贵宾”可不可以说”distinguished guests”,她说当然可以。但排练的时候,她却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我问她,“为咩呀?”  --“因为你刚才说的是EX-tinguished(灭火器)guest”……Jojo当过几年小学老师,教自然科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她比我们都成熟的多,也常常照顾我们。刚刚提到的做主持人的准备,她把我要说的内容写在小卡片上,编上号,交到我手上。最近流感很严重,她给每个人买了cvs的咽喉糖,放在门口。我们房间的饭桌上时常留着Jojo的纸条,欢迎我们分享她做的意大利面,或者是可颂面包,还有一些贴心的话。

Anoosh是巴基斯坦小美女,才上大二。长相甜美性格活泼讨喜,她下课回家经过我的房间,常常倚着门框跟我聊天。她说中巴人民的友谊无人能敌~~~她最喜欢吃cookie,我们公寓每有派发免费cookie的时候,她都激动的欢蹦乱跳。所以只要我们任何一人发现有cookie派送,就会给彼此发“cookie alert”. 有一次我去敲Anoosh的门,告诉她外面又有cookie了,她从睡眼惺忪突然就清醒过来,向门外狂奔而去…但这个姑娘不爱吃水果蔬菜,小小年纪居然维生素D严重缺乏。自从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就开始跟老娘一样每天念她。我自己做饭绝大多数都是素食,每次都邀她一起吃,她基本上都是含笑拒绝。最后总算是用中国店里的豌豆苗儿打动了她。

还有一个美国姑娘Jody, 是个早产儿,走动需要辅助工具,但学习和日常交流都不成问题,可能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她不常出房间,周末也不住在公寓里,所以很难见到。

我们的洗衣机一直都不能正常工作,每一个室友都找过物业无数次。修了不见好,再修还是不见好。物业为了省钱也不准备给我们换新的。上个月的某一个周五晚上,它又如约的失灵了。Anoosh和Jojo,围着洗衣机商量对策。我听见厅里有人也出去聊天--原来大周末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小房间默默的待着,没有一个人去party。于是这场对租房公司的讨伐,演变成了空前的夜谈会。我们对彼此的国家和文化都有太多的好奇:巴基斯坦男人可以娶很多个老婆吗?美国人在意婚前性行为吗?中国小孩考不上好大学怎么办?美国人为什么没有存款?巴基斯坦人戴头巾吗?人民币和卢布分别长什么样子?Anoosh,你在喝的感冒冲剂是什么?Liwen,为什么亚洲人都不爱讲话?Jojo你是怎么加入Sorority的?随着聊天的深入,我们惊奇的发现彼此的文化背景都很复杂,我是中国留学生,Anoosh生在米国,长在巴基斯坦,大学又回到美国,Jojo的爹妈是利比里亚来的第一代移民,家族在美国的历史很短。Anoosh还有一个朋友更神奇,是个在泰国长大的印度人,让她说起印度和泰国文化,又是另一番光景。从前只知道世界上东西方文化有大差异,却没有机会深入了解每个地区各自的人物风情,大家聚在美国,一边被同化,一边又带着自己独特的气质,交往起来十分有趣。

室友的质量是个非常随机的变量,事情结果能够如此圆满,超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刚买车,却不太会开。昨天晚上,Jojo开车带我和Anoosh一起去为家里买办各种食品和用具。之后我们去苹果蜂吃半价的宵夜,相谈甚欢,笑的都快岔气了。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又回到了高中时代,也是这样简单,几个好姐妹,聚众吃吃喝喝,肆无忌惮的大笑不止。结束回家后,我们理冰箱,扫地,洗碗,擦微波炉,把厨房打扫的焕然一新,才互道晚安各自睡去。

我跟她们说我会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一篇她们的故事,然后坏笑着说--中文的!她们瞧了我一眼--你肯定把我们写得疯疯癫癫,不过我们还是会去google translate的!

 

One thought on “同居密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