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王小波

偶遇王小波,在本周某个晚上。

室友逛书店,拎了本《黄金时代》。于是我也随便抓了一本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看看这个听过多次的名字到底写的是什么样的文章。

《我看国学》,名字比较死板,但是内容完全是名字风格的“取反”。他的语言诙谐幽默,像川菜一样“重味”,很过瘾。以前看多了恬淡的散文,用以静心,现在心越来越静了,于是反而开始偏好加了“重料”的文字。

他的思路我也很喜欢,居然很多正合了我的谬论。突然找到了这么个靠山,颇舒畅。比如,他说孔子是一挺可爱的老头,见到人就讲道,还跟老太太数落孙子似的天天把宝贝学生挂在嘴边。至于孟子么,就不那么让他喜欢。他说孟子甚偏执,表面上体面,其实心底有一股邪火,有种凶巴巴恶狠狠的劲头。的确如此,我就觉得,孔子像是校长,孟子是政教处主任

这么个“严肃”的题目就被他这么写完了,还内容充实,言之有理,让人觉得他胡侃都让你觉得心服口服。我很少能在3分钟之内就决定买某本书,但是这次,我以飞快的速度付钱拿书。

在作业的重压下,还是挤出时间看了两篇其实不是挤出时间,而是爱不释手,实在是困得不行了才放下。他走过文革,经历了那场浩劫,在他最光华的黄金时代。所以,在他的生命里,刻着深深的伤痕。他的文章,时不时的提起文革里的人和事,或者是当时环境下的感觉。不难看出,那个伤痕有多么深刻。我觉得,他心里总是怀有一种“恨”的,对束缚自由,对虚伪,对盲目狂热和睁眼说瞎话。于是,他讽刺,嘲笑,冷眼旁观。现代社会里,还是有类似那个时代的特质的,他对这些特质异常敏感。在过了这么久之后,只要有机会,他还是会极尽舞文弄字之能事,抒发心里永远不能磨灭的对扭曲人性的蔑视和唾弃。这样的文章,现在看来,有种叛逆的感觉。像韩寒他们一类,时不时对这个世界,讽一句,骂一句。他们俩应该没有可比性,但是每次看他的文章,总能让我产生这样的联想。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的经历,我会认为他是一个到四十岁还叛逆的“可爱”的人。

但是,他的文章真的挺逗的。那天我赶C老师的作业到凌晨,第二天,带着疲惫和愤恨去上该老师的课,是王小波让我精神振奋,轻松撑下来。那堂课我一个字没听,但是足足笑了一个多小时。小君知道我笑的原因,这在她BLOG里也有一笔,但是对于我周围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人,我估计他们该觉得我不是很正常。他的文章很调侃,但是不野蛮。最重要的是,他能用特通俗流畅的语言,让你觉得很舒爽,很通畅原来不用脏字也可以这么泄愤,实在是件不错的事情。

他的杂文不错,容易上手。一直听说他的小说另人费解,由于风格不同,我就不写在一偏文章里了。就到这里罢。

 

One thought on “偶遇王小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