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应该在这个时间停留在这里, 可是夜色温柔啊, 你明白的,因为空气里透露出的隐约的暖意,每个气孔都要高兴的冒泡。

安娜堡的树开花发芽了,好像画家突然又想起封存了半年的旧作,枝干都枯死在纸上, 却又活泼加上了新鲜的水彩颜色。真好看,怪不得大家都忙着买相机,换镜头,试身手。我想照着自然的样子临摹下来,颜料画笔都奇迹般的齐备了, 却推说没有时间。不是没有时间,根本就是不会画,也不舍得浪费了材料。所以只能在每天日光的夹缝里,多看几眼--看了也记不住,所以更要多看几眼。

去年这个时间,我还游荡在上海街头,看一看黄陂南路的樱花;穿行在金陵东路附近,望一望难得的好天气。前年…前年这个时间, 我的手指穿过嫩芽无数,唱着小调在七八点钟的太阳里前进…真是个有魔力的季节, 电台里的节目都好听了起来。太阳一晒啊,似乎陈旧的思维方式也长出新的触角。

时光改变了什么呢?它带走了曾经最尖锐的美好,然后让你无休无止怀念。但其实,每一年的这个时候,你都可以回来,再开一次花,再长一次新芽,再一次发现爱是一个美丽的意象,像全新的一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