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宫词

我记得第一次看,还是在预初。前一天晚上演到武则天在女儿出嫁前发表感想,说女人是花,即使有一天花儿败了,也希望太平要嫁的这个公子,能够珍惜。第二天早晨我还借着课间擦黑板的间隙,严肃认真地和同桌转述这一大篇莎士比亚式的台词。

算来都过了12年,最近许多人都在怀旧15年前的《Titanic》。现在对它发表长篇评论的文艺青年们,15年前恐怕还是鸿蒙初开的小毛孩儿,自以为对感情有一番主张。“长安月下,一壶清酒,一支桃花。”一曲长相守,一场干净纯粹的悲剧。我也曾在电视机前边一边对赵文瑄花痴,一边通过想象,感受着太平公主专注刚烈的爱情所带来的纠结。完美主义大概就是这样播下了种子。

12年间,我曾经无数次和家母对于人的感情这件事起争执。我们看《宛如阿修罗》的时候,二姐的老公出轨,我义愤填膺,母亲却说,二女婿是他们家最有本事是的人,家里的事都要靠他,所以也只能这样。为了这么一件形而上的小事,争得落眼泪也真是奇怪。而现在我回头想,也许二女婿为丈人家所做的一切,也是对妻子的情意。太平公主一生信奉唯一的忠贞的爱情,可是一生的时间太长。即使薛绍,死前亦移情于太平;多年之后太平也曾对张易之动心。

人活一世是许多无奈,并非只有对错之分。人也很复杂,很难用好和坏来形容。政绩上有作为,私生活不检点;对企业负责,对子女冷酷;这就是为什么奉之为神的英雄隔天也可以弃之若鬼。把人物大奸大恶的脸谱化,是我们所接受的人生教育里非常失败的地方,尽管舆论至今喜欢“扣帽子”,“下结论”,“一言以蔽之”。所谓完美都是很短暂的存在,就像《志明与春娇》里的成功勾搭,最终还是落入《春娇与志明》里的婆婆妈妈。写文章,唱曲,把瞬间变成能够反复留存的体验,不过是一场场梦境,我至今才了解。

智慧的人,除了明辨是非,更重要的是原谅和遗忘。武则天一生杀人无数,连亲生女儿都噎死在襁褓里,依然能把皇位坐稳。成功的人都无一生平顺,一是不惧伤人,二是过往不究,这些都是了不得的本事。如果不能完成,又何苦看得太清楚。就像四皇子旦,一世清明,不得善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